明星故事——杨澜


 

带着对主持人的新的思考,我们开始了寻觅《正大综艺》主持人的历程。当时我们对主持人的要求并没有什么一定之规,但我们深知作为知识性和趣味性兼备的《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应该是知识型的。我们也希望发现一位带有新时代特色的全新型主持人。我们曾在电视上做广告,面向社会公开招募主持人。与应聘主持人会面的日子是一个星期天,那是刚刚进入90年代的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我们在中央电视台的东门传达室里放了两张桌子和几把椅子,临时布置成为一个会面室。那一天,电视台的东门口熙熙攘攘挤满了上千名的应试者,不仅有年轻人,也有许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大家热情高涨,纷纷一试身手。我们请每一位应试者进屋,自我介绍后,表演一段,再回答我们的一些问题。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一位五六十岁的老人,他在我们面前声情并茂地用俄文朗诵了一首普希金的诗,尽管我知道他不是我们要找的主持人,但我深深地被他的执着和认真感动了。当时他坚持说,他还能用法语交流,我的一位同事马上指着我说:“正好我们的导演懂法语。”我当时已经无法坐在那里,站起来用中文向他表示了感谢!那一天,我们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人,他们对电视的热爱深深感染着我们,从中我们也能感悟到人们希望改革电视节目,呼唤新型主持人的迫切的心情。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成了我们《正大综艺》第一期嘉宾对面的座上宾。

这次公开招聘并没有找到我们所需要的合适的主持人。而与此同时,我们还访遍了北京的所有文科高校。在去过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广播学院、电影学院、戏剧学院和北师大等大学后,我们还是没有能够找到特别合适的主持人。我们的心情不免有些着急,各高校已经进入了期末考试,如果在寒假前还没有结果的话,那将影响到节目的录制和开播计划。这一天,我联系了北京语言学院和我的母校——北京外国语大学,我计划利用中午时间先到语言学院,一个小时后再到北外。没想到,语言学院的同学非常热情,他们是一个系、一个系地让我去和同学们见面,这样不免就耽误了许多的时间。当我发现和北外同学约定时间就要到了的时候,我急忙和语言学院的同学告别。那时候,大街上根本没有出租车,如果乘公共汽车,则肯定会迟到。无奈中,我向语言学院的一位同学借了一辆自行车。我记得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寒冷,我没有带手套、没有带围巾,顶着呼啸的寒风骑上自行车赶往北外。没想到骑了一会儿我就发现这辆自行车的一个车胎是瘪的,根本骑不动,于是,我只能非常狼狈地推着车跑向北外,当我气喘嘘嘘地跑进北外法语系的大教室的时候,已经迟到了20多分钟。我赶紧向在座的同学道歉。事后,杨澜曾跟我说,当时对于我迟到一事,他们特别有意见,但我道歉的态度又让他们觉得很亲切。我记得,面对近百名的学生,我先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将要推出的新节目《正大综艺》,可能是出于对母校的感情、了解和自信,当我走进这间熟悉的教室时我似乎预感到什么,面对这一双双望着我的眼睛,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希望未来的《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就从我们这里产生。”没想到的是,这句话竟成为了现实。我当时让每位同学自我介绍一下并对主持人或节目谈上几句。在众多的同学中,我在4位女同学的名字下划了一个勾,这其中就有杨澜和许戈辉。杨澜不化妆时,坐在同学中一点都不起眼,使我对她引起注意的是她的说话,她所说的内容我记不得了,但我清晰地记得她说话时所流露出来的坚毅和她用词用语的与众不同。她完全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拘谨,而是非常的自信。正是她的这种自信和与众不同,引起了我的注意。

几天以后,我们通知从各个大学百里挑一挑出来的二十多位应试人员来电视台进行试镜。我们准备了一些力钴古怪的问题以考验他们的反应能力。当杨澜上场时,我们问她的问题是:“你认为穿三点式怎么样?”而那时穿三点式的泳装是一种特别前卫的举动,杨澜的反应却很快,她马上落落大方地答道:“穿不穿三点式要看周围的环境,如果在欧洲的裸浴场穿三点式还算穿得多的呢。”她的这种自信和机敏使她在众多的应试者中脱颖而出。许戈辉发挥得也不错,她灵活机智,特别是她甜甜的微笑给人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最后的抉择是在杨澜和许戈辉之间进行。当时已经放了寒假,我们的节目也已经紧锣密鼓地准备录像,选定的主持人必须要进入状态了。此时,在我们的节目组里,我们对于是选择杨澜还是许戈辉仍在争论不休。这两位都是我从母校中挑选出来的,从她们的相貌、知识的储备和现场反应来说,两个人都不错,还真是让我们一时难下决心。在这样难分伯仲的时刻,我们决定再最后进行一次试镜。但当我们试图通知她们俩时,却无论如何找不到许戈辉了,原来她利用寒假和同学们去杭州旅游去了。那时的通讯不像现在这样发达,电话也不普及,发信是来不及了,打电报又没有地址,到最后我们也没有找到许戈辉。这也就是所谓的命运吧。如果当时许戈辉留在了北京,如果她在和杨澜最后的试镜中比杨澜发挥得更好一些的话,那么,也可能面向大家的《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就是许戈辉而不是杨澜了。其实,那时正大集团的几位老总和我们部里的一些领导是非常喜欢许戈辉的。许戈辉的临时缺席,将机遇送给了杨澜。但杨澜以她优秀出色的主持,证明了她是《正大综艺》最好时主持人。

杨澜进入《正大综艺》主持人的过程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当杨澜以绝对的优势几乎确定了主持人的位置后,又发生了一个小的插曲。分管我们组的国际部副主任徐起有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儿,她经常来办公室找她的父亲,我们是看着她逐渐长大的,谁也没想过她和我们的工作能有什么联系。但当她被来自台湾的正大集团正大综艺节目公司的副总裁陈玉赐看到之后,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地说:“我们还找什么主持人,最好的主持人就在我们身边!”直到这时,我们才第一次以成人的目光认真端详起老徐的女儿来。她有着高挑匀称的身材,漂亮得让人过目不忘的面容,同时她还透出一股逼人的青春的朝气,她正在上大学。谁也没有想到,在最后定夺主持人的前夕,又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边是我们千挑万选出来的杨澜,而另一边是我们主任的女儿,她是由正大集团认定的。这其中多少有些微妙,负责《正大综艺》节目的徐起副主任也感到很为难。一方面,作为父亲,他当然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能够成为主持人,而且又是这样的一个非常好的栏目;但作为部门领导,他也很清醒地意识到为了节目,要选拔最好的人来担当主持人。当时,杨澜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因为,她要同节目负责人的女儿竞争。她也曾有过打退堂鼓的念头,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最后,她们俩人是在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洪民生的面前迸行了最后的角逐。地点是在我台一层的贵宾接待室。屋内灯火通明,至今我还记得大厅中那黄灿灿的灯光,台长、正大集团的老总以及国际部的几位主任都坐在那里。说实话,我都替她们紧张,因为这是决定命运的时刻。在那时,频道有限,节目很少的情况下,能够当上这样一档栏目的主持人,的确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记得在当时那种紧张的气氛下,杨澜表现得非常放松,似乎越是在大的压力下,她就越能有好的发挥。后来,不论是在春节晚会上,还是后来她为北京申奥作陈述时,不论压力有多大,她都能在压力中找到自由度,而且她从不紧张。从第一次在我们试镜的镜头前到与台长面对面,她都能够表现得从容大方,不慌不忙。在提前10分钟时,我给她们每人一段古希腊的故事为背景资料,让她们用自己的语言表述出来。在她们模仿《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做现场主持后,她们还需用英语作自我介绍并回答领导的提问。当领导已经落座,走廊中的杨澜和老徐的女儿徐一虹仍在各自低头喃喃自语,做着冲刺的准备。在最后几分钟时,我看到一虹在问杨澜有关英文的问题,而此时,我看到杨澜暂时放下了自已的准备,耐心地用英文帮助一虹组织着语言……看到这一幕,我从心里就喜欢上了杨澜,我知道她是一位难得的、有教养、有自信并乐于助人的人。其实,那时我就认定了今后的杨澜一定会取得非常的成功。因为主持人是需要本色的,因此,她的人品就显得非常重要。如果她是一个自私自利、只关心自己的人,即便她的台风是训练有素的,她的台词是字正腔圆的,但站在台上的她,却总能够流露出她的内心。她能否能走进观众的心里,很大的程度是要看观众是不是喜欢她这个人,而并不是喜欢她的所谓的主持风格。所以!我认为主持人的修养是第一重要的。

两人在台长面前的表现我没有看到,但我心中有数,杨澜一定会以优异的成绩蠃得最后的胜利。就如同当初我在北外挑主持人时说过的,我坚信《正大综艺》的主持人将从我的母校里产生。这个想法不是随便产生的,而是我有这个切身的体会。我在北外学习生活了四年,这个校园似乎有一种与别的院校不同的氛围。由于这是一个纯外语的院校,校园内从早上4点钟就开始了各种语言的晨练,北外是以口语著称的外语院校,培育出许多优秀的外交官和在联合国工作的同声传译的人员。所以,在我们的每一节外语课上,老师都会训练我们口语的表达能力,经常是看过一篇文章之后,老师就让我们用自己的语言,从另一个角度来叙述,而且是面向全班的同学。这对于培养我们独立思考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和心里素质是非常重要的。而别的学科的学生,可能也很优秀,但由于缺乏这种训练,很可能在表现能力上就不如北外毕业的学生。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师总是培养我们对外国文学的爱好,这使我们受到外来思想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说,学外语的学生思路似乎更宽一些,似乎更见过世面一样。当我们将曾经考杨澜的那个关于“三点式泳装”问题问及别的学校的学生时,她们所回应的不是害羞,就是一时语塞,甚至她们可能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裸浴场,又怎么能够像杨澜那样回答得机智大方甚至反戈一击呢?北外还特别注重从课外活动中培养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参加课外小组。我曾经是校话剧队的,在外教指导下主演过《茶花女》。杨澜也曾经是话剧队的。我记得要考进北外的话剧队是很不容易的,第一关就是练嘴皮子,要将绕口令说到特别熟练为止,在这里我们补上了广播学院播音系的一堂必修课。我想杨澜在话剧队舞台上的经历一定会给她日后登上大雅之堂起到过最初的训练。从杨澜的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我们看出,塑造一个主持人,的确需要多方面的培养。在北外这种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就比较的全面,可能更容易适应观众对主持人的要求。难怪许多外语院校毕业的学生都最终成了著名的主持人,例如:许戈辉、袁鸣、黄健翔等。

当杨澜第一次亮相《正大综艺》时,就一下子抓住了观众。尽管她没有那种播音腔,嗓子也有一点粗和沙哑,但这都不能妨碍观众对于她的喜爱,因为她有头脑、有知识,因为她亲和、清纯。《正大综艺》这个平台似乎更能够给她这样的主持人以发挥的余地,而那时更多的主持则是照本宣科式的。在90年代初,《正大综艺》以其卓尔不群的节目形式和它的主持人征服了观众。应当说,《正大综艺》的成功,是和选择了一位出色的主持人分不开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