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历史—安庆历史—桐城派简介


桐城派散文创作 

  桐城派散文作品浩繁,以文从字顺,清通驯整,精严雅洁为特色。清代以来,编辑出版的桐城派桐城籍主要作家文集有戴名世的《戴南山先生全集》14卷,方苞的《方望溪先生全集》32卷,刘大櫆的《刘海峰诗文集》22卷,姚鼐的《惜抱轩全集》85卷,方东树的《仪卫轩文集》12卷,方宗诚的《方柏堂文集》92卷,刘开的《刘孟涂文集》44卷,姚莹的《中复堂全集》98卷,戴钧衡的《味经山馆诗文钞》10卷,吴汝纶的《桐城吴先生全书》19卷,马其昶的《抱润轩文集》22卷等。1984年由北京师范学院王凯符、漆绪邦选编的《桐城派文选》一书,收入上列作家散文作品93篇,集中代表了桐城派散文创作的艺术风格。文选表明,桐城派得以绵延久远,成为一代文章正宗,其散文创作的艺术成就不容忽视。其论说之文,虽乏宏博,但辞句精炼,逻辑性强,间有卓识;游记之文,写景状物,多有传神之笔,能抓住特征加以渲染,使一山一水一木一石生机盎然,且能寄寓对世情之感叹;传状之文,刻画生动,情见于辞;记事之文,叙述扼要,流畅明晰。总之,桐城派散文大都平易近人,清新可读,形成了一个整体的流派特色,并在艺术风格方面又具有各自的个性特征。戴名世主张道、法、辞并重,精、气、神合一,寓雄奇犀利于简洁朴实之中,长于史传,杂文、游记亦颇具特色。方苞“以义法为宗”,为文静重博厚,出语朴重,其代表作《左忠毅公逸事》、《狱中杂记》等,剪裁精当,笔墨简洁,绘形传神,真切生动,被后世一直列为古典文学教材。刘大抛“以晶藻音节为宗,虽尝受法于望溪,而能变化以自成一体”。其文气肆才雄,恢宏壮阔,所作《答吴殿麟书》,气充势足,挥洒自如,辞采华富,表现了刘文“洋洋乎才力之纵恣,无所不及”的特点。姚鼐的散文艺术成就较高的是写景文,他“以神韵为宗”,为文“纾徐卓荦,撙节粱括,托于笔墨者,净洁而精微。”(以上均引自戴钧衡与方宗诚合编的《桐城文录》)。所作《登泰山记》等游记,观察敏锐,描摹维肖,色彩鲜明。姚鼐以后一些作家的散文,诸如姚莹“雄奇真切”,刘开“纵横晓畅”,方东树“沉雄坚实”,吴汝纶“恣肆老练”,马其昶“思深辞婉”,均具有各自艺术风格。

  此外,桐城派非桐城籍作家的散文创作同样是浩如烟海、汗牛充栋。文章风格在大体上继承了桐城派的庄重典雅的同时,又各具特色。如薛福成的从容而稍带刚气,林纾的婉曲而偏于柔弱等。 
民间故事和传说

大横山
  秦灭六国之后,发动几十万民工修筑万里长城。观音大士念民工服役之苦,便在他们的工具上系上一根“一缕拨千斤”的红丝线。民工顿觉千斤重担轻如鸿毛。监工发现这个秘密,报告了秦始皇。秦始皇转念一想,一根红丝线有那么大的神力,若是聚成丝鞭,定可移山。恰在此时有大臣来报,长江洪水猛涨,冲开枞阳口,涌入菜子湖,良田被淹、黎民遭殃。秦始皇于是下令收缴红丝线,编成丝鞭,移山堵口。始皇一鞭在手,从龙眠山中寻出一匹不高的小山,扬鞭一抽,天摇地动,山峰拔地而起,直朝枞阳口飞去。观音菩萨听到响声,在天庭朝下界一看,大惊失色。她知道此次虽然堵住江水倒灌,但后患无穷。日后这一带山洪暴发,泄口被堵,原来的桐国岂不成了汪洋大海。便赶紧长袖一拂,用假丝鞭换掉了真丝鞭。随即轰隆一声,山峰便横落在练潭镇的西北边。这就是如今大横山。如今山脊背上还有三道深沟,那就是秦始皇当年赶山留下的鞭痕。

二姑洞
  从前,黄甲牯牛尖上牯牛洞里,有个牯牛精,看到山上采茶姑娘个个如花似玉,总想变个白面书生去引诱姑娘们上钩。怎奈他法术浅,变来变去还是个牛模样,吓得姑娘们四散奔逃,躲进家里不敢上山采茶了。牯牛精无法,只得带上一份厚礼去芭蕉洞请教他的老祖宗牛魔王,牛魔王又请来密友老龙王。老龙王拍拍胸脯说:“二位放心,此事我老龙包了!”就这样,黄甲山区一连数月无雨,田干地裂,禾苗枯死。山民们天天烧香求雨,仍日日万里无云。一天夜里,空中忽然有人发话:“小民们听着:老天不雨,事出有因。磕头烧香顶个屁用,你们要想活,赶快送一位美女进牯牛洞,不然,就等着瞧吧!”山民们宁可一死,也不愿送自己的女儿进妖洞。但吴家嘴吴二姑,决心解救一方之难。这种献身精神感动了天庭。她只身走向牯牛洞途中,一位道姑送给她一枚穿线花针,并在她耳边如此这般说了一番。吴二姑壮着胆子靠近牯牛洞口,看到一条膘肥体壮的大黄牯在洞里团团打圈。吴二姑依照道姑嘱咐,走进去唤了一声“哇——”。说来也怪,那家伙便乖乖地站着不动。二姑再喊一声“撇着尸那家伙就转过身去,头朝洞里站着。二姑轻轻搔了两下牛肚皮,那家伙象散了架似的趴下。二姑绕到前面猛地抓起牛鼻子,用那花针从鼻孔穿过,用力一抽,牵着就走,把牯牛精拴在洞外一棵大树上,拔起一根荆条,罚那牯牛精叫龙王下雨。牯牛精无奈,只得对龙王庙哀叫三声,顿时乌云翻滚,大雨如注。接着,二姑又罚、牯牛精为农民犁田耙地,这就是耕牛的由来。为了感谢二姑的大仁大勇,大恩大德,人们把牯牛尖改名“二姑尖”,牯牛洞改名“二姑洞”。

老宰相题画
  清康熙某年的一天,县城紫来茶馆的雅座里,几个书生边品茶边欣赏一幅丹青。画面上一座山庄,沐浴着朝阳,村前有条小河,岸柳成行,桥上走着一个飘然若仙的老道;桥头泊着一船,船头立一扬脖欲啼、神气十足的大公鸡,布局得当,情景交融。书生们跃跃欲试,要为这幅画题诗。可吟来吟去,谁也概括不了这画的全部内容和含意。正在此时,一个衣着平常、手捧黄铜水烟袋的老叟上前笑道:“难矣哉?不难也!”几个书生斜睨了老叟一眼,不无轻蔑地反问:“你能行么?”老叟点头含笑,挥笔疾书:“日出扶桑万户低,大船拢落小桥西,道人非是寻常客,嘱咐金鸡莫乱啼。”不仅概括了画面的全部构图,且诗意含蓄,既有自喻之意,也有警人之处,一语双关,耐人寻味。书生们一改常态,恭敬地央求老叟落款留名。老叟无奈,只好签名张英,并勉励几个书生以后要虚心求学。书生们感激涕零,领教而去。
六尺巷:清代,大学士张英的府第与吴宅相邻。吴姓盖房欲占张家隙地,双方发生纠纷,告到县衙。相府家人遂驰书京都,张英阅罢,立即批诗寄回,诗曰:“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人得诗,旋即让地三尺。吴姓深为感动,也让出三尺。于是便形成了一条六尺宽的巷道。此巷在县城西南隅,东起西后街,西抵百子堂,巷南为旧时宰相府,巷北为吴姓住宅,长约100米。六尺巷的故事,至今传为美谈。1956年,中苏关系恶化,毛泽东主席接见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时,曾吟咏此诗。

老宰相题画:清康熙某年的一天,县城紫来茶馆的雅座里,几个书生边品茶边欣赏一幅丹青。画面上一座山庄,沐浴着朝阳,村前有条小河,岸柳成行,桥上走着一个飘然若仙的老道;桥头泊着一船,船头立一扬脖欲啼、神气十足的大公鸡,布局得当,情景交融。书生们跃跃欲试,要为这幅画题诗。可吟来吟去,谁也概括不了这画的全部内容和含意。正在此时,一个衣着平常、手捧黄铜水烟袋的老叟上前笑道:“难矣哉?不难也!”几个书生斜睨了老叟一眼,不无轻蔑地反问:“你能行么?”老叟点头含笑,挥笔疾书:“日出扶桑万户低,大船拢落小桥西,道人非是寻常客,嘱咐金鸡莫乱啼。”不仅概括了画面的全部构图,且诗意含蓄,既有自喻之意,也有警人之处,一语双关,耐人寻味。书生们一改常态,恭敬地央求老叟落款留名。老叟无奈,只好签名张英,并勉励几个书生以后要虚心求学。书生们感激涕零,领教而去。

小宰相对联:一年春节,小宰相张廷玉与其弟廷琢欢聚一堂,廷琢口出一联,请乃兄作对,联曰:“除夕月无光,点数盏明灯,为乾坤增色;”廷玉一时思穷,无以为对。及至翌晨元旦击鼓,祭天祀祖时,文思激发,对曰:“新春雷未发,击几声镫鼓,代天地扬威。”当年端午节,兄弟饮酒五亩园池边,池中荷叶滚珠。廷琢仍作上联请乃兄对之,联曰:“白藕入泥,横插玉簪通地理;”廷玉不假思索,脱口成对:“红荷出水,倒悬珠笔点天文。”足见廷玉构思精巧,气魄宏伟。

姚姬传拒诗:“乾隆二十八年深秋,姚氏祖坟香烟缭绕,纸灰纷扬。几个穿锦衣的人正在祭坟。正中面对墓碑的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他就是新科进士姚鼐,字姬传,后人称惜抱先生。他的右边站着一位长髯飘然的长者,他就是经学、古文大师姚范,人称姜坞先生,他是姚鼐的伯父、,严师;左侧是姚鼐的父亲姚淑。其余是兄弟童仆等人。祭礼既毕,姚鼐父亲发问:“还记得老祖宗的《麦饭诗》吗?”姚鼐说:“记得。”接着脱口朗诵道:“四十年来光景殊,蹉跎岁月意何如?儿童五六饥寒迫,生计萧条事业孤。灶火炊余蒸麦饭,柴扇掩罢听征呼。重重乐事人间有,寥落凄凉似我无。”诗的内容描绘了姚氏祖先葵轩过年吃麦饭,并被拉去当差的艰苦岁月。葵轩卒后,他的四个儿子皆被录为学官子弟,两个孙子中了进士。他们每到葵轩坟前祭祀,都要和诗一首,告慰先人,相沿成习。久而久之,祭坟和诗就成了姚家中举人、进士之后的必行规约。当下,儿子吟完诗,父亲就迫不及待的要他献上和诗,但姚鼐跪在地上满脸通红,沉默不语。伯父心下狐疑,在他的子侄辈中,姬传最有诗才,今日迟迟不能启齿,必有原因,便问姚鼐有何想法。姚鼐说:“自老祖宗归天以来,和诗数百,后人怎能出奇翻新,脱其窠臼?昔韩子倡导,作诗为文,唯陈言之务去,而我等却在《麦饭诗》的樊篱中谱陈词,弹老调,如此代代相承传,何能实现先贤雅训。况和诗并非葵公原意,推思遗训,旨在勉励后代为官恤民,否则诗如李杜,仍是姚门不肖子孙,不知大人以为然否?”这番话说得父亲缄默无言,伯父频频颔首。姚家上坟和诗规矩就从此废止了。

戴名世出对:康熙年间一个夏天的夜晚,戴名世与乡亲父老在良弼桥上纳凉聊天,兴味正浓时,一阵鸣锣开道声从桥西头传来。这是知县夜巡要从桥上经过。戴名世把竹椅往桥正中一放,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片刻,领头的衙役上前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挡住县老爷的去路!”戴名世道:“你巡你的夜,我乘我的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便也罢了。既然你找±门来,速去禀告你家老爷,我出个上联,他要对得出,我戴名世退避三舍;若是对不出,请他绕道而去,休要打扰桥上乘凉的老百姓。”接着戴名世吟出上联道:“良弼桥上乘凉,凉到三更凉毕。”衙役只得回禀知县,知县难对下联,只得认输,吩咐衙役打道回衙。又一次知县出巡至北乡吕亭驿,正逢天降大雨,他只好就地下榻,半夜时分,风止雨停。他忽然想起戴名世的上联,脱口对出:“吕亭驿中遇雨,雨至五鼓雨停。”随从听了一齐恭维道:“对得工整,戴名世再也不敢为难老爷了。”知县知趣地说:“什么不敢,比起戴名世,本官还差远啰!

方望溪解题:一年仲秋,方苞进京赶考,主仆二人风餐露宿来到山东省境内,一路上赤日当空,又饥又渴。忽然见到一中年妇女在坡地里拔萝卜,那萝卜又白又嫩,既可解渴,又能充饥,方苞便叫仆人上前去买。这妇人听到异地口音,便问是何方人氏,来此作甚?仆人答:“我等是安徽省桐城县人,主人方苞人称望溪先生,进京赶考路过贵地。”妇人一听,不禁肃然起敬,连忙起身说:“久闻望溪先生大名,只恨无缘相识,今天吃几个萝卜还谈什么买卖。不过我有几个问题要向先生请教:人世间什么最甜?什么最苦?什么最深?什么最浅?”仆人笑道:“这有何难?不必转告主人了,就由我来回答吧:世上蜂蜜最甜,黄连最苦,大海最深,塘梢最浅。”妇人听后苦苦一笑,摇摇头说:“你答的有理无情,比塘梢还浅,看来,只有望溪先生能回答我的问题了。”方苞远处一听,觉得此妇非同寻常,连忙上前相见。只见妇人头上扎着白头巾,脚上穿着寡妇鞋,眼角眉梢流露着不平和悲戚,心中早巳知情,便同情地答道:“新婚蜜月最甜,中年丧夫最苦,母子恩爱最深,世人眼皮最浅。”妇人听了,不由伤心地哭了起来。原来她前年死了丈夫,去年死了儿子,左邻右舍都骂她是“扫帚星”,克夫克子,不和她沾边。只有桐城方望溪先生深知人世间的不平和痛苦。

更多